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长兴网-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快捷登录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103771|回复: 0

大二男生离奇自杀,生前最后一句话:“我妈在楼下接我回家!”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1-4-9 23:17:36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成为长兴网会员,结交更多长兴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mmexport1617981210727.jpg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你是我的孩子,不是我的面子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生病了不怕,大不了我们回家。


Screenshot_20210409_231821.jpg

最近有一个和孩子有关的新闻,让我一直放心不下:

3月23日,郑州财院一个大二男生,倒在宿舍楼下的血泊中。

因为该男生被120救护车拉走时,颈部有两个破洞状的伤口,鲜血四处喷溅,且和他一同受伤的,还有两个人。

一时间,谣言四起,各种说法都有。

mmexport1617981213570.jpg

3月25日,郑州警方发布了通报:


逝者王某盛,今年22岁,洛阳人,郑州财院会计专业大二学生。


案发当天下午,他突然用刀扎伤自己的颈部。


在他自伤过程中,宿管王阿姨和同学小赵上前劝阻,结果他将他们也一一扎伤。


送往医院后,王某盛不治身亡。


所幸,宿管阿姨和同学小赵无生命危险。

mmexport1617981216343.jpg

一个22岁的大学生,为什么要在众目睽睽之下,如此惨烈地自伤?


媒体的深度报道,还原了王某盛在生命最后的日子里,那段痛苦而艰难的时光:


在同学眼里,王某盛是个内向的人,平时就不爱和其他同学打交道,喜欢独来独往。


案发前一段时间,他就开始精神恍惚,每天晚上都睡不着觉,凌晨四五点不是出门溜达,就是蹲在寝室门口默默地抽烟。


白天他已无法正常上课,总是躺在宿舍的床上,闭着双眼戴着耳机,时而烦躁不安,时而表情迷茫,对同学的关心和问候,视而不见。


他还经常在朋友圈里发一些奇奇怪怪的内容。


在室友看来,根本就没有发生的事情,他却信以为真,信誓旦旦。


mmexport1617981219176.jpg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•事发宿舍



在失眠、焦躁、无力、幻听、幻觉这些症状出现之前,老师和家长都知道:


这个孩子早已患上抑郁症。

学校老师为此还特意交代同宿舍的人,留意观察照顾他。

但除此之外,家长和老师都没有采取更有效的措施。

以至于3月23日下午,王某盛在宿舍内,相继给他的父亲、母亲、姐姐拨打电话后,突然说:

“我妈妈在楼下接我回家!”

然后,拎着一把水果刀,转身从六楼跑下去。

室友小赵感觉情况不对:“他妈妈在洛阳老家,根本就没有来,怎么会在楼下等他?”

热心的小赵,赶紧跟着他一起下了楼。

结果,刚到楼下,就见王某盛拿着刀子,对着自己一阵乱戳。

小赵和宿管阿姨上前阻挡,还被他刺伤。

目睹王某盛在面前惨烈自杀的室友小赵,因创伤后应激障碍,如今也休学回家。


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新闻:

mmexport1617981222031.jpg

考上大学的孩子,消逝于这样的早春,他的父母亲人要如何承受?


和他朝夕相处,眼睁睁看着他去世的同窗,在今后的岁月里,又将如何修复自我的内心?


我看到这条新闻时,想到日常生活中遇到的那些家长和孩子,内心有个非常强烈的疑问:


在发现王某盛已患上抑郁症,甚至病情发展到非常严重的程度时,老师和家长为什么都没有采取有效措施?


比如,让这个孩子休学回家,让他到医院接受正规而系统的治疗,而不是继续留在校园内随大流学习?


到底是忙碌的大人们疏忽了这个孩子,还是对抑郁症的误解,让他们觉得不至于此?


他临终遗言喊出的那句“妈妈在楼下接我回家”,分明透露着他生前最后的日子里,对校园生活的极度恐慌,对家人亲情的极度渴望……


逝者已逝,不忍追问。

但我想从自己亲历的另一个故事,给老师和父母,尤其是父母们分享这样一个认知:


一旦发现你的孩子跌落抑郁的深渊,千万别抱有侥幸心理。


不要觉得孩子矫情,抑郁症是难言之隐。


更不能把自己的面子看得比天大,认为孩子生病是丢人,孩子休学会被人指指点点,孩子毕不了业就白读了这么多年。

Screenshot_20210409_231848.jpg

2018年秋天,有个认识七八年的朋友,和我说起她家孩子。

她家孩子从小学到初中,学习成绩都不错,用她的话说,从没有跌出过班级前3名。

因为她和丈夫都出身寒门,学历也不高,在体制内晋升屡屡受阻,都活得有点憋屈,所以对优秀的孩子,难免怀有极大的期待,要求很严格,投入也很多。


尤其是我这个朋友。

她经常会忍不住在孩子面前说些这样的话:“你一定要考上XX大学,你一定要给爹妈争口气。只有你出息了,才能不再受爹妈这样的窝囊气。”

mmexport1617981224873.jpg

孩子是女孩,性格内向,乖巧懂事,也难免心思过重,敏感脆弱。

高中时,孩子考上了重点高中的清北班。

班主任是全校最优秀、要求最严的老师,学校里几届高考状元都师从这个班主任。

到了清北班后,这个孩子因为有次考试犯鼻炎,成绩退步了不少,班主任就对她说:

“千万别以为,你在初中优秀,到高中就一定优秀。


咱们班里的每个孩子,都有辉煌的历史,把你的盲目乐观和骄傲自大收回去。”


老师说的是实话,但这个孩子从此患上了心病:


成绩节节败退,上课经常走神,常觉得胸口闷得喘不过来气,一到晚上就总想流泪,失眠现象也越来越严重。

以至于后来,孩子有点破罐破摔,宁愿躲在宿舍里玩手机,也不愿回家,更不愿去教室上课。


眼看着孩子精神状态越来越差,学习成绩一落千丈,朋友和丈夫也变得脾气暴躁:


“怎么搞的?那谁谁谁,原来成绩还不如你,现在都甩你一条街了!你再这样颓废下去就完了啊!”


孩子哭着说:“对不起,爸爸妈妈,我没用,我不行,我给你们丢人了,不行我死了算了!”

mmexport1617981227638.jpg

朋友听不得“死”字,又气又急,带孩子去医院检查,孩子被确诊为抑郁症。


医生给出了建议:药物治疗+心理治疗。


孩子愿意接受治疗,但向父母提出一个条件:


暂时不想去学校了,想自己在家里自学。


朋友一听,又火大了:


“多少人挤破头都考不上的清北班,你说不去就不去了?


你在家自学能学好吗?还不是天天玩手机?


再说了,邻居亲朋问起来,我和你爸怎么给人家解释?


难道让我们不要脸面说实话,说你病了吗?”


孩子一听,又哭着说:“我就是不想去学校,你们要是逼我,我也不给你们丢脸了,死了算了,一了百了!”


朋友害怕孩子出意外,又担心孩子考不上好学校,征求我的意见。


“考上清华北大重要,还是孩子健康长大重要?”我问。


“当然是健康长大重要,但我就是忍不住焦虑。”她说。


朋友为什么忍不住焦虑?


一,因为孩子的病,她着急上火。


二,孩子的生病和厌学,让她感到丢人和恐慌。


她怕孩子成绩下滑,考不到班级前几名,考不上理想的学校,让她丢面子。


但是,如果孩子没了,考上再好的学校,又有什么用呢?


“我们不能因为自己的面子,害了最爱的孩子。”


最后,我和朋友达成了这样的共识。

mmexport1617981230905.jpg

后来,朋友思考再三,决定让孩子先请一个月的假,边治疗边自学。


一个月结束后,孩子还是不愿回学校,她又给孩子请了一个月假。


因为孩子的精神状态时好时坏,学习也落下一大截,朋友也从原来“一定要考上北大清华”的执念里渐渐挣脱出来。


她接受了孩子患病的事实,不再用过度的期待绑架孩子,也不再动不动大动肝火,暴躁焦虑。


她甚至做好了陪孩子休学一年,或者大不了让孩子读个“高四”的准备。

朋友晋升无望,也不再执念于工作。


孩子生病期间,她带孩子读书学习,出门旅行,陪孩子做手工,还和孩子养了好多绿植,允许孩子养了两只可爱的小猫。


孩子请假到第四个月时,忽然对她说:“妈妈,我想回学校了。”

朋友说:“要是你还没有做好准备,咱们还在家待着。妈妈想明白了,只要你健健康康的,比啥都强。”

mmexport1617981233612.jpg

谁知道,孩子这次却坚定地说:“妈妈,我想参加高考,我想读大学,我将来想去大城市。”


朋友非常感动,和孩子商量后,以落课太多为由,向学校提出,把孩子调到普通班。


孩子原本底子就好,又聪慧自律,回到普通班三四个月,成绩就追上来了。


成绩一上来,孩子的自信心又回来了,抑郁症慢慢痊愈了,整个人看起来也充满斗志。


2020年夏天,疫情下的高考,这个打败抑郁症的孩子,以非常优秀的成绩,考上了浙大。


朋友和我报喜时,我真是为他们这个家高兴:


没有谁欢迎抑郁症。


但抑郁症,改变了这家人。


这个孩子和抑郁症共生后,渐渐走出痛苦和绝望,重返自信和希望的山顶,拥抱阳光的自己。

朋友和丈夫穿越这场亲子间的战争,走过迷雾,看见初心,不再把过度的执念和期待,投射到孩子身上,而是接纳一个不完美、会脆弱,也可能极其平凡的孩子。


因为,再也没有比孩子的健康更重要的“里子”。

mmexport1617981236955.jpg

我曾把这个亲历的故事,讲给我的很多读者听。


特别是孩子有抑郁倾向或孩子患有抑郁症的父母。


但,关于抑郁症,我还有话要说。


Screenshot_20210409_231919.jpg

这些年,校园内惨案不断发生。

其中一个最令人揪心的现象,就是患抑郁症孩子的自杀:

从西安交大的杨宝德,武汉理工的陶崇园,中科院的刘春杨,到今年3月在美国离开的张一得。


多少原本有着锦绣前程的孩子,被抑郁症这个元凶扼住了喉咙,再也无法呼吸。

mmexport1617981239679.jpg 张一得

是什么诱发了抑郁症?

除了遗传因素,抑郁症的发生,主要是外界战争引发的内心冲突:

Screenshot_20210409_231959.jpg

因为太善良,遇到问题才总是过度反思,惩罚自己,给予自己极其严厉的制裁和谴责,陷入自责愧疚中,自我价值感极低,自我认同感极差,自我活力消失殆尽,自我攻击越来越强。

直至,向抑郁症投降。

mmexport1617981242941.jpg


举个例子:

有两个十多岁的女孩,都遭到了歹人的性侵。

A姑娘受到伤害后,留下证据,告诉家人,果断报警,把坏人绳之以法。

她遭到了身心的伤害,但她还是挺过灾难,成为了勇敢美丽的自己。

B姑娘在案发后,认为都是自己的过错,不敢报警,不愿任何人知道,觉得自己被玷污,从此不再干净,没有人再喜欢自己,自己也不配拥有幸福。

她患上抑郁症,直到长大成人,都没法走出来。

那么,是什么导致了两个姑娘截然不同的命运呢?


是她们内在的人格和信念。


而这,还要从原生家庭和成长经历中寻找答案:

尽管,我们每个人都是潜在的抑郁症患者,但不同的家庭教育和父母教化,在孩子心头培植的不同人格和信念,会让他们面对同样的问题时,作出不同的选择和行动。

所以,对父母来说,培养孩子健全的人格,是比考上名牌大学重要100倍的事情。

对一个成年人来说,锤炼自己真实勇敢的自我,是比扮演虚假完美的人重要100倍的事情。

mmexport1617981245857.jpg

但愿看到这篇文字的每个朋友,都能懂得这样的常识:

①抑郁症是很常见的精神疾病。

抑郁症并不是特别可怕的疾病,没有必要谈之色变,更不必妖魔化抑郁症和抑郁症患者。

比抑郁症更可怕的,是对抑郁症的偏见,对抑郁症患者的排斥。

②不要自我诊断抑郁症。

“我感觉我患上了抑郁症。”

我经常会收到这样的留言。

很多人活在这种自我判断中,即使不是抑郁症,也在一惊一乍中,把自己吓得精神出了毛病。

发现身体出现异样,到正规医院问诊,不要在忐忑不安中自我诊断,悲观绝望,自己吓自己。


③绝大部分抑郁症患者都能治愈。

虽然因为抑郁症自杀的人很多,但我还是想对你说:

当个理性的乐观者。绝大部分抑郁症患者是能痊愈的。

如今,治疗抑郁症的方法有很多,效果都不错。

患上了抑郁症,是身体和心灵提醒我们:

你太累了,需要暂时休整一下。

从今后,你要好好呵护自己的身体,按时吃饭,到点睡觉,穿戴整洁,平和有序;

你要温柔对待自己的内心,尊重自我的感受,明确自己的界限,坚守自己的底线,深度自我接纳,全然自我深爱。

一切,都会慢慢好起来。
mmexport1617981248642.jpg

最后,如果我们身边有抑郁症患者,愿我们都学会这样和他们说话:
Screenshot_20210409_230931.jpg
但你知道吗,我真的很喜欢你。有时候单单想起你,就会忍不住嘴角带着笑意。

你在我心里特别重要,我觉得这超过一切可以描述的意义。

我爱你,永远永远爱你,我不能没有你。”

来源:央视网、闲时花开
刘娜 | 作者
寒冬 | 编辑

作者简介:刘娜,80后老女孩,心理咨询师,情感专栏作者,原创爆文写手,能写亲情爱情故事,会写亲子教育热点,被读者称为“能文艺也理性的女中年,敢柔情也死磕的傻大妞”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长兴海燕广告有限公司 ( 浙ICP备05002028号-1 ) 浙公网安备 33052202000101号

GMT+8, 2024-6-15 18:10 , Processed in 0.076255 second(s), 3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1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